今天是: 欢迎访问金宝搏 官网 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勤廉风采


记优秀纪检监察干部刀会祥

[ 来源:云南网 | 作者: |  时间:2010-08-17 | 浏览:2221次 ]

4月15日,傣族新年泼水节。这本是个举城狂欢的日子,可人们却神情凝重地向着一个地方汇聚。

风静静地吹过,树叶一阵颤抖,更有一种悲痛隆隆地滚过人们心头——因为,傣族人民的好儿子刀会祥长眠于此。

就在1个月前的这天,刀会祥悄无声息地走了。走得那样宁静,走得那样匆忙。

谁也未曾想到,“有一个信访件涉及到以前的档案,我提前来查找一下材料。”竟成了刀会祥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还没到上班时间,他就早早地来到办公室,找来了档案查阅,可材料还捏在手里,他却趴在办公桌上永远地离去了。

刀会祥,这位景谷傣族彝族自治县纪委常委、案件审理室主任,因为长期高强度地加班加点工作,劳累过度引发脑干大出血,生命的时钟停摆在45岁。

这里已没有你却处处都是你

直到今天,很多人对他念念不忘,刻骨铭心地记着他,始终不肯相信他已离去。妻子说,他正在阳台上帮自己扎扫把;女儿说,他正在银行为自己存学费;好友说,他正在被人指着鼻子破口大骂;同事说,他正骑着自行车奔波在下乡调研的路上……

直到今天,很多人不知道他的名字,记不起他的模样。居民小区里的人说,不知道刀会祥是谁;办公大楼的门卫说,想不起刀会祥长什么样子;和他在同一层楼工作的其他部门的人说,在他过世后,才知道那个整天穿着廉价旧衣服的人就是刀会祥……

那么,刀会祥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追寻刀会祥的生命足迹,就是找到答案的最佳途径。

这些天,我们在景谷县抓住几乎所有遇见的人,聊他们心中、眼中和接触过的刀会祥。短短几天,说不尽刀会祥17年的纪检监察生涯……

每天,都有无数人流泪念着刀会祥,是他的同事和领导;是他的至爱家人;是他结对帮扶的贫困群众;还有被他处罚过的人。

大家都说他严肃,但许多人见过他开心大笑;有人说他铁石心肠,可他时时表现出细腻情感;有人说他为人小气抠门,但他常常慷慨地资助他人;有人说他粗心,也有人说他细心;有人赞他,有人贬他……

这些看似矛盾的现象,全部集中在同一个人身上。透过这些浮现在我们面前的刀会祥——真实、鲜明、丰满,有儿女情长,更有义无返顾。

“他还在阳台上扎扫把呢。”情到深处人迷离,刀会祥离世已1月,他的妻子却每每如是说。

在刀会祥家的阳台上,我们看到了一大堆码放得整整齐齐的扫把。“那是老刀去世前一晚帮我弄好的。”站在阳台上看着这19把价值150元,却用250元买回来的扫把,妻子李恒英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那天,刀会祥去帮妻子买扫大街的扫把,看到卖扫把的那家人生活实在困难,就多给了100元钱。回家后,怕妻子怪他,一个劲地解释。每当提及此事,李恒英总是喃喃地说:我怎么会怪你,我们家虽不富裕,但能帮多少就帮多少。

妻子在环卫站打零工的这些年,帮她扎扫把成为刀会祥生活中很重要的一件事。2005年,刀会祥从正兴镇调到县城工作后,妻子便辞去了在乡卫生院财务室的活计,和他一起来到了县城。为了挣钱养家,妻子不止一次央求他给自己找个工作,可他一直不肯。后来,妻子自己拜托亲友,找到了这份在环卫站打零工的活计。近5年的时间里,妻子几乎每天都会在凌晨4时起床,清扫那条叫永平路的大街,换回每月650元微薄的收入补贴家用。而他,总是默默地帮她把扫街的大扫把扎好,还会在周六、周日的凌晨帮她一道扫街。妻子说,你大小是县纪委的一个领导,扫大街被别人看见不好。他总是笑笑说,不怕,天还没亮呢,没人看得见。

很多人无法理解刀会祥的行为:为什么不能给妻子找份好一些的工作。对此,相濡以沫的妻子最能理解:“老刀说他是纪检监察干部,自己搞一次特殊,就失去了一份威信;破一次规矩,就留下了一个污点;谋一次私利,就失去了一片民心。”李恒英说,“再说,求人办事必然要请客送礼,老刀做不出来。”熟悉刀会祥的人都说,“从没见过刀主任为了办私事请别人吃饭、给别人送礼。”

他是不是正坐着班车颠簸在回家探望亲人的路上?刀会祥81岁的老母亲病重到县医院住院,一段时间后病情恶化,按照家乡风俗,老人要在去世前送回家。刀会祥因工作忙就让妻子搭乘客车将母亲送回乡下。几天后母亲病逝,刀会祥依然悄悄一个人坐着班车回到乡下料理后事。在正兴镇政府担任了20多年驾驶员的罗师傅说:“工作那么多年,刀会祥是我接送最少的领导,他的公务用车很少,从来没有因为私事用过公车。”正兴镇勐乃村的乡亲们说,从没看到过刀会祥坐公家的车回家。

他又在为从捉襟见肘的收入中挤出帮扶贫困户的费用精打细算吗?还是在星期天专门到乡镇去批发3.5元一包的白壳红梅烟……

在刀会祥的笔记中,我们看到了重重勾画着的“正人先正己”的几个大字。这就是他给出的答案。

送去一缕阳光留下一抹温暖

他是不是又在被人指着鼻子破口大骂了?2009年5月,民乐镇嘎胡村1名党员因非法收受他人贿赂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零6个月,所在支部大会决定给予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前去指导工作的刀会祥得知这一情况后,提出应按照规定给予开除党籍处分。其家属气愤不已,破口大骂是他故意整人。担任县纪委案审室主任以来,经常会有当事人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可是,他说自己不怕得罪人:“只要不冤枉一个好人,不放过一个坏人,我不怕被骂,这是我的职责。如果我怕得罪人,那就得罪了纪检监察干部这个称谓!”

对被处分的干部,他格外关心。2004年2月至2006年9月,一名罗姓党员在担任村级电工期间贪污公款4万多元,其间还租赁了一辆皮卡车用于抵押贷款,并欲将租赁车辆出售。刀会祥严肃、谨慎地查处了这起涉嫌贪污罪、合同诈骗罪的违法违纪案件,给予当事人开除党籍的处分。违纪人员服刑期间,他建议党组织到监狱去看望当事人,教导他扎实改造,重新做人。对此,有人不解,他说:“惩处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教育和挽救干部才是我们的天职。”

他还在为处分了至亲好友五味杂陈吗?2003年,他担任正兴镇纪委书记伊始,时任村党支部书记的弟弟违反了党纪,镇党委讨论决定,由镇纪委具体负责调查处理。当时乡镇纪委班子其他成员都是兼职人员,不熟悉业务,因调查处理的是自己的亲弟弟,按相关规定刀会祥应申请回避,可这样的话,谁来查处这起违纪行为呢?两难之下,刀会祥选择了亲自调查处理。其间,有亲戚劝他:“老七(指他弟弟)犯的错误不算大,你帮他说说情,不要处理了。”他含泪说:“老七是我兄弟,更是一名共产党员,犯了错就应该受到处罚。”顶住亲情的压力,严格按照程序对弟弟作出党纪处分后,刀会祥有了个外号——“黑包公”。这是刀会祥走上纪检领导岗位后处理的第一个案子,当事人竟是自己的亲弟弟。2009年,刀会祥再次被推到为难的境地,和他同屋办公的好搭档因交通事故被免职,同时要进行党纪处分。按程序进行案件审理、提出处分意见后,他对好搭档说:“我的心就像刀割一样疼。”

他正在复杂的关系网中苦苦坚守么?谈到在纪委办案的体会时,他说最让他喘不过气的是各种各样的关系网,每一次办案,自己的心灵都会经历一次痛苦的煎熬,可他还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坚持了17年。

在查办一名正科级干部严重违纪违法案件时,说情者踏破了门槛,最终刀会祥都一一回绝:“不是不想帮他,而是不能帮,这一帮不知有多少老百姓的利益要受到侵害,不知有多少国家财产要遭受损失,不知要给党的形象造成多大的损害?”

“刀大哥做官多年,手中的权力始终一尘不染。”同事们感慨。

无私才能无畏。在刀会祥眼里,权力是一种责任,党性原则不能做交易,只能用来为人民谋利益。如果拿这个来做交易,就不配当纪检人员。因为替百姓解难分忧,才能得到群众的认可,这是对纪检干部最大的褒奖。

世间有一种爱,看似无情却最有情,它是对党的忠诚,对人民的守护。这是大爱,无形无边却境界高远。

捧着真诚而来带着澄净而去

忘不了,景谷县纪委书记兰璋迪一遍遍说着刀会祥生前的点点滴滴,一次次地泪流满面。

忘不了,被他处罚过的亲弟弟抱着他的遗像泣不成声地说:我哥走前,正赶上我们村两委换届,他叮嘱我“如果没选上不要难过,选上了一定要为老百姓多做点实事、好事。”哥,我已第四次连任村支书,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好好做人、好好做事。

忘不了,女儿手中紧紧攥着自己用积攒了很久的零花钱为爸爸买的49元的剃须刀,呢喃地说,他只用过两三次就舍不得用了。

忘不了,认识他、不认识他的人们的声声哽咽。

“纪委的工作有时会不被别人理解,但我还是很喜欢这项工作。我这辈子不求做多大的官、有多少钱,能在这个岗位上认真做好自己的工作也就满足了。”担任县纪委案审室主任以来,刀会祥共受理审结案件60件69人,涉及乡科级干部30人、一般干部27人、其他人员12人,涉及到景谷县经济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至今没有出现过差错,经受了时间、历史和群众的检验。“办案就要办成铁案”,刀会祥用扎实的工作切实履行了一名纪检监察干部的职责。

他还在刻苦钻研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吗?刀会祥的办公桌上至今还定格在他离去时的样子。打开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和《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反扣在桌子上,面前的纸签写满了字迹,拔开笔帽的笔贴着纸签静静地躺着,仿佛在等着主人再次将它握起。

“我很热爱纪检监察工作,我不希望当什么领导,只希望学习掌握更多的纪检监察业务知识,为党的纪检监察事业做贡献。”在刀会祥的遗物中,人们找到了18本工作笔记,摘抄着许多党纪条例、纪检监察工作职责,摘录着“八个坚持、八个反对”和“八荣八耻”、“三个一”要求、“三增强”要求等内容。由于经常翻阅的缘故,刀会祥的党章册子和业务书籍也比别人的陈旧很多。提起刀会祥,威远镇纪委书记李其兴至今叹服不已:“有一次我就某个案子适用何种纪律条款电话请教刀大哥,我刚说完他就立马告诉我处分依据的法规在哪本书的第几页第几条第几款。知道刀大哥业务扎实,可熟悉到这种程度,我还是大为吃惊。”

“案审工作业务性很强,掌握不好哪行?”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看着对面刀大哥的办公桌,耳旁仿佛又听到了他的谆谆教诲,想到自己到来后的几个月里刀大哥的指点叮嘱,同事周强一时间红了眼圈。

他又骑车奔波在下乡调研的路上吗?刀会祥不喜欢坐在办公室听汇报,只要一有空,就会下乡调研,指导基层的党风廉政建设工作,每次总是轻车简从,不惊动乡镇主要领导,一个人悄悄地来、悄悄地去。刀会祥有一辆玫红色的女式自行车,那原是他买给女儿的,可后来却成了他自己的交通工具。到近一点的地方办事,这辆车往往就担负起了“私车公用”的使命。2009年5月,威远镇纪委邀请他前去指导办案工作,镇办公室要安排车去接他,他说什么也不同意,坚持自己骑车前往。“人家当干部都有车坐,你整天就骑那辆破自行车,你这个领导算是白当了。”有好友曾这样开玩笑,刀会祥当即正色说道:“岗位是责任,不是谋私利的工具。纪检干部的责任是维护党的肌体健康,不能追求个人享乐。”

朋友们说,刀会祥的生命如同家乡勐乃河里一泓清冽的水,淡泊,澄清,一如他澄澈的人生;同事们说,刀会祥是案头上的一杯白开水,无味却最解渴,一如他平凡无华的人格,浸润着我们的心灵。

结束采访时,我们再次来到刀会祥那间两人合用的小办公室,还是那样的整洁、清爽,窗帘在微风吹拂下轻轻摆动,物是人已非,欲语泪先流。


  默默伫立中,刀会祥的身影再次闪回,亲切而爽朗的面容,沧桑而坚毅的目光,拨动着每个人的心弦。他曾经的一件件感人肺腑的事迹,他短暂而灿烂的生命,撞击着每个人的心灵。“人,生而为何,为何而生?”这是刀会祥在笔记本里写的一句话。他用自己的生命生动地诠释着大爱和忠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