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访问金宝搏 官网网站!

陕西省高速集团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陈双全忏悔录

[ 来源:陕西日报 | 作者: |  时间:2010-08-17 | 浏览:4299次 ]

陈双全,原任陕西省高速公路建设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曾任铜川市市长(正厅级)。2001年4月至2006年1月,陈双全利用其作为高速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的职位便利,在西汉、黄延、咸阳机场高速公路建设工程招标及高速大厦建设贷款担保中,为多家关系施工单位或个人谋取利益,从中收受"感谢费"、"好处费"等贿赂912万元人民币、93万美元、1000万日元。
2007年6月,陕西省纪委专门成立了709专案组,对陈双全等人违纪违法案进行查处,随后检察机关介入调查并对陈双全批准逮捕。2008年4月10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犯受贿罪,一审判处陈双全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法定期限内,陈双全没有上诉。2008年6月20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核准原判。
陈双全在任陕西省高速集团董事长期间,违规操纵招投标,大肆收受贿赂,受贿折合人民币1700多万元。同时,又违反民主集中制原则和组织人事纪律,重用有问题人员。陈双全的行为严重违反了党纪政纪,给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造成重大损失。检察机关对陈双全立案侦查终结后,陈双全反省了自己,写下了一份悔过书,现整理刊发,以儆效尤。

在我的面前,曾经摆着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有人送我钱财,是收还是拒。我没有坚拒,最终收下了。这一收,一发不可收拾,出卖了手中握有的公权,最终也出卖了自己。
我1946出生于陕西富平一个贫穷的农家,六岁时丧母,十九岁时丧父。幼时虽然贫穷,却很努力,依靠人民助学金完成了大学学业。工作之后,在组织关怀与培养下,一步一步地成长起来。曾经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有事业心、有责任心的人。在工厂工作了13年,历任技术员、工程师、副科长、副厂长。1983年机构改革时进入政府工作,历任铜川市城区人民政府区长 (兼区委副书记),铜川市建委主任 (兼党委书记),副市长(市委常委),市长(兼市委副书记)。2001年到陕西高速集团工作,任董事长(兼党委书记),2006年3月改任陕西省交通厅巡视员,同年7月退休。回想自己的工作历程,曾经努力、向上、踏实、认真,在不同的岗位上,都有显著的成绩。
职务的升迁,是组织培养,群众公认的结果。但自己潜在的阴暗也时隐时现地扩大着自己内心自私的地盘,性格中的自负与虚荣,也加剧了双重人格的塑造。渐渐变得脱离实际,脱离群众,理想、信念淡漠,不能正确处理权利与义务、个人与组织的关系,人生价值观中不断加重着享受主义的比例。世界观的滑移,在外部不良环境因素的侵蚀下,使自己坠下深渊。自己的沉沦与滑落,也曾经历了由小到大,由潜伏到显化的过程。之所以有今日,是这种过程发展的必然结果。
自我性格方面的缺陷不能得到有效调整,是铸成大错的重要因素。我自幼性格孤僻、懦弱、自卑,不善与人沟通,不善交际。青年时期为人处事木讷、肤浅而缺乏变通。有了职务,又变得自负、好虚荣,轻信于人,好大喜功,胸襟狭小,包容心差,贪图安逸,处事简单。由于这些性格上的缺陷,使自己在与人相处时,不易听到不同意见,处在"一把手"的高位,别人唯自己之命是从,自己的过失也少有人提醒与规劝,长此以往,自己独断专行而习以为常,很难考虑别人的感受,脱离了实际,也脱离了群众。
不能学以致用,理论脱离实际,是自己理想信念淡漠的重要因素。可以说,自己一生都在学习,但在很大程度上只是装装门面,满足于一知半解和夸夸其谈,造成对远大理想和信念的淡漠,处事的基本立场常常发生错误,处理问题往往顾此失彼,片面、主观,更缺乏对预见事物发展结果的习惯培养,使自己不能熟练地运用正确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不观察、分析与处理问题,这是世界观缺陷的根源所在。
改革开放以来,对现实社会生活中出现的一些现象缺乏冷静分析、辩证思维和正确判断,以至对某些丑恶现象从反感到不闻不问,再到认同甚至逐其流而扬其波,彻底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人生价值观的扭曲是自己走上犯罪道路的重要原因。
由于不能正确处理个人与组织、权利与义务的关系,导致了自己人生价值观的扭曲。在工作上图虚名、贪虚荣,哗众取宠、华而不实。在生活上,贪图安逸、追求享受、不思进取。在思想上,把过去自己曾经拥有的强烈使命感、责任心,变成了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得过且过的消极被动应付思想。特别是从市长岗位变动到高速集团董事长岗位,感到一种强烈的失落感,更加剧了自己人生价值观的扭曲。由于享乐思想的滋生与蔓延,对自己的要求越来越松,而权力为自己提供的  "追捧"者越来越多,他们主动为我提供享受和安逸的条件,又使我在享受的路子上越走越远,从而也使我在服务社会、服务群众的路子上越来越远了。
我手中的权力在发生变化的同时,我的"朋友"圈也在发生变化。不同的权力区间招来了不同的阶段性"朋友",他们冲着不同区间的权力而来,用各种手段通过我与我手中的权力进行交易,最后连我也被搭了进去,这就是我自己变了味的权力观的写照。
到陕西高速集团工作后,由于工程投资巨大,更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他们明察秋毫地捕捉着我的信息,投我所好,神速地使用着招数来俘虏我,为他们铺就通向财富的道路。有一个体老板在我到新岗位工作不几天,便通过关系与我"亲近",他功于心计,从"关心"我与我的大儿子关系入手,不惜远去深圳,花费百万巨资,想着法子铺垫关系。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我成了金钱的俘虏,成了这些阶段性 "朋友"的俘虏,成了为金钱而推磨的鬼。我铤而走险,违反《招投标法》,帮他们收回"投资"。在我退休后,这些 "朋友"很快就销声匿迹了。这些标志着权钱交易的终结,一旦失去了对等交易物,交易也就停止了。上边提到的个体老板,他干脆在我退休后讨回了他那百万巨资。这是他们的精明之处,他们看到我的手中没了交易物。
权力吸引来的这些 "朋友",争相招待我,我一时成了"朋友"间的"热门货"。我常常穿梭于高档饭店,出入于高消费娱乐场所,由这些阶段性"朋友"出钱来帮我洗涤着灵魂,培养着我的消费习惯。慢慢地,我对金钱和物质的大额消费也司空见惯了。由于自身放纵与外部"攻关"结合,加之职位的特殊性,我在金钱的包围圈中麻木了。我从起初的"不好意思",到半推半就,而后来竟对接受贿赂不经意了。这是我经不起金钱猛烈进攻,迅速堕落的过程写照。
拿了人的钱,替人办事,替人办了事,拿了人的钱。一次交易的成交,带动了多次交易的发生。出卖了手中的公权,最终也出卖了自己。个性中的自私,在这种模式的运行中变成了贪婪,最终使自己彻底变质了。
我的行为,不仅毁了自己,也牵连到一些下属。他们或者受我指使,违纪违法,或大胆效仿,收钱收物。是我带坏了他们,我应对他们的过错承担责任。覆水难收,我的行为已触犯了法律,我的过错也无法挽回,希望别人以我为诫,从初始约束自己,千万不要走上犯罪的道路。